• 當前位置:文章首頁 >> 調查研究 >> 鄉土隨筆 >>
  • 歸鄉散記
  •  2015-08-14 20:08:00   作者:墨陽   來源:   點擊:0   評論:0
  •  【字號:
  • 家鄉在鄂西北山城也是車城的十堰市的偏遠的山村,雖不是最邊陲,卻也是鄂陜兩省交界之地,翻山即是陜西省。而我的老家,實際便在山那邊的陜西省。只是自從親祖父去世后奶奶帶著父親四子妹改嫁到這隔省隔山的地方后,我們一家人就很少回去了。童年時因為繼祖父尚在,逢紅白大事還會回去,但基本也只是祖父帶著我和堂兄弟們,父輩們回去相對就少得多了。最近的一次回去則已經是十多年前去為祖父掃墓了。而后叔父兄弟姐妹紛紛外出打工,我也休學再輟學進入社會打工,家族本無凝聚力,新家尚且難得齊聚一堂,老家自然更不在話下了。 因為與陜西交界,離西安城近,所以這次從靈寶回家,我又選擇了取道西安。事實上西安已經成為家鄉人,整個十堰乃至整個西北地區人的集聚地了,一方面因其是陜西省會,另一方面這些年它已經發展成西北最大的城市了。當然,取道西安最主要一個原因還是現在交通便利了,福銀高速的開通,使得從西安回家到家鄉所屬古鎮只需要乘坐三個小時的大巴,而在過去,正常情況下需要花費大半天工夫,我剛出社會的2006年,高速尚未開通時,隱約記得是6-8個小時。福銀高速十堰西安段建在群山(皆屬秦嶺山脈)之中,因而環境非常美麗,特別是最近這些年國家提倡退耕還林,漫山遍野皆是草木,入眼是滿眼的綠色,不時更能看到奇石奇峰,讓人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每次走這條路,我都恨不得下車去徒步,好好看看這美麗的山河。走過去的“低速”省道,更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說到這交通,當天回來的路上,便有鄉親感慨現在像皇帝一樣,再也不像過去那么苦了。是啊,不只是交通,今天人們的生活在很多方面,已經甚過過去的皇帝,比如手機,電腦,遠行......除了沿途的風光,還有就是印在各種墻上的標語--“建設新農村,提倡新生活”、“發展農村電子商務,讓父老鄉親富起來”。家鄉所在鄉鎮(上津)與隔壁交界的陜西小鎮(商洛市山陽縣漫川鎮),因為處在古代通往都城長安的必經之路,過去都曾是繁華之地,近代更是革命老區,李先念、徐向前都曾在此作戰,因此這幾年兩地政府都想要依靠旅游來興一方經濟。在漫川鎮,便看到有人圈地建休閑園林,拉了大堆的石頭造假山與涼亭。而我們鎮,這些年則是修復了古城,并把城內居民遷出城,在縣教育局的牽頭下更是把城內的縣第二中學賣了,二中也因此遷往縣城。 這次回家,首先了解到的,是最近的旱情。地里的作物多快干死,花生葉子有的都快能點火了。原本吃不完的蔬菜,現在也都沒得吃了。面對此情,鄉親們也沒什么辦法。這幾年國家撥款修了路修了吃水井,可是土地的灌溉還是沒有解決,因為多是山地,水資源比較匱乏。就此說一段村人主要是我們隊吃水歷史吧。我家所在片區名叫水井溝,因旁邊的溝中間有一口老井。在我小的時候,家鄉每到夏天,便時常遭遇干旱。多年來,這口井卻基本沒有斷過水,雖然也有供不上的時候。當年水少的時候,家長便用繩子綁了孩子放下井去用水瓢舀進桶里再提上來。我小時候有一次讓同學放我下去,中間繩子斷了便摔了下去,所幸沒有受傷。到實在供不上了,就順著這條溝往下去,下面又有水從溝底流出。小時候我們也擔了不少的水,用五斤或十斤的白色膠壺盛裝。 村里情況和之前回來沒什么變化,還是386199部隊留守村莊。這幾年最大的變化應該是人們不吃早餐了,原因大概是因為不種糧食改種經濟作物后的為了節約。除了蔬菜,糧食全靠購買,連小雞喂養也是購買糧食。壯年男性們在外面多數是干建筑,少數下礦井,青年們則多數進了工廠。附近的鄰居會來找我處理手機設置類問題。眼下正是盛夏,大家在家基本沒什么事,除了去地里除除草,多數時間便是在一起拉家常。我依然會被問一堆相同的問題--找對象了沒有、今年在哪工作,回來玩得急人吧(意指家里不好玩,呆不住)。 前天中午,在隔壁伙伴的陪同下,我們一起沿著公路走到了鎮上。路上聽他講很多家鄉的事,是我所不知道的。只因為我多讀了幾年書吧,離開學校后生活圈子也不一樣。他講隔壁的鎮上出了個商洛首富(王世春),如今習主席上臺,被抓進去了,因其在山西包礦惡意殺人-把受傷的礦工用鏟車推土活埋,而過去他又是如何的窮,放羊,和他父親一起在死人辦喪事時吹嗩吶;某村的山頭有女人跳下自盡。他的姐姐嫁了個有錢人,于是在鎮上為他父親買了一套房子。在超市里買了點飲品后,我便跟著他去了他家。他的父親依然住在老家,房子平時是空的,他常年在外面打工。兩人靠在沙發上一邊聊天,一邊又在手機上我剛建的同鄉群里聊微信。晚上他陪著我去了住在鎮上的小姨家,飯后我們一起來到鎮上最近幾年新建的廣場看居民們跳廣場舞。小姨和兩個表妹都開始跳廣場舞了。婦女們跳的廣場舞,一月向帶領者交五元錢。還有舞蹈老師來教小孩跳廣場舞與拉丁舞的。后來向一個同學打聽了下,小孩學舞暑假兩個月400塊,最多時候有100來個孩子,算來也是暴利了。孩子們穿著統一的服裝,使勁的搖擺,看著不免回想起我們80后與90后這兩代孩子的成長環境,實在是不可相比啊。另一方面又想,這只有廣場舞的廣場,依然是文化的“沙漠”啊。 每次到了鎮上,都不免去同學經營的嬰幼兒產品店里小坐小敘。事實上他也是我打聽消息的一個主要渠道。他同時還代理了幾家快遞,據另一個朋友講是從他手上搶過去的(給上級代理出高價)。我問他快遞里面有書沒有,他說除了鎮上的醫院有專業的醫學書籍來件外,其他多數是衣服與鞋子。順帶便講到了二中搬遷后對鎮上零售業造成的沖擊,上千學生這一龐大的消費群體沒了。特別是服裝店與鞋店,受到的沖擊最大,除了學生的流失,還有淘寶的沖擊。 本來只打算在鎮上停留一日,在小姨的挽留下,卻住了兩天。小姨更是買菜把剛搬到鎮上的大姨和姨父,以及表妹的朋友也叫來一起吃了兩頓飯。飯桌上大家相互敬酒,聊天內容也是喝酒的故事。比如誰喝醉了鄉親第二天叫其起床去西安,他回答一句“我不喝了啵”,還有誰耍了誰,把包谷釀的酒兌了紅牛哄人是外國的“洋酒”,結果對方喝著甜甜的,連續幾杯下肚便咕咚一聲醉倒了。 最后說說我建的群,本意是為了以后返鄉搞鄉建做準備,但大家聊起來,便是各種風牛馬不相及的話題了。有不停的要求發紅包的;有問某個老師死了沒有,得知死了說活該報應的;有著急村里的路就快廢了的;有說老家人沒人情的,從不打電話,要送紅白大事的禮錢了才聯系的;有抱怨村里連網絡也拉不起來的。大家多是很多年沒見過面了,或者很多年沒有回家鄉了。總得來說,結果還不算太壞,還能聊得起來。
  • 進入專題:2015年回鄉記
  • 責任編輯:tm211
  • 相關文章
  • 發表評論
  • 評分: 1 2 3 4 5

        
  • ·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